中日民间交流需构筑“眼见为实”的认知渠道
2015/02/16

  人民网北京2月13日电  在推进中日交流事业上,有这样一家机构:25年来持续为中日交流注入动力;曾促成中国人民解放军与日本自卫队长达10年的交流;曾经组织中国沿海城市的市长访日;为中国大学捐赠图书的规模堪比一座图书馆……

  开展上述活动的、不遗余力地奔走在中日间的便是笹川日中友好基金。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于1986年在中国面临极度困难的外部环境下“逆势而生”,是目前日本财团旗下国别基金中规模最大的一支。已经走过的25年里,笹川日中友好基金具体做了什么?它对中日交往抱有什么样的期待?笹川日中友好基金运营委员长、日本财团理事长尾形武寿近日做客人民网回答了网友的提问,同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赵刚、日本产CEO·媒体人陈言共同讨论了中日民间交流的现状、意义和展望。

  人员往来实现了中日两国“眼见为实”的交流目的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往往用来形容两国交往的理想境界。对于这一点,作为专事推动中日友好交往的国别基金,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不仅致力于促进两国普通民众的彼此走动,还为两国高层的交流投石铺路。

  笹川日中友好基金曾组织中国沿海城市市长访日、国有企业高层访日,去了解和学习日本的建设经验。曾邀请中国学生访日、向中国派遣日语老师等,在培养中日人才等领域,该基金一直贯彻“长期化·持续化”的方针,创造机会让更多的两国民间人士互相接触、认识、熟知,最终形成中日民间交流的大军。

  当记者问及尾形武寿理事长对中日民间交流的愿景时,他表示,基金不会把中日两国的交流限定在一些特定的领域,也不会制定诸如“让13亿中国人都去了解日本的”宏大愿望,而是要将人与人之间的切身交往,两国人民的互相交流作为一项长期化的事业秉持下去,两国人民只有走进彼此的国度,亲自去感受对方、聆听对方,最终才能达成“眼见为实”的交流目的。基金过去所做的事业,乃至目前正发生的中国人游日本的热潮,在尾形武寿理事长看来,都能实现“等身大”(亲眼见证对方的实际社会样态)的交往目的,“百闻不如一见”的切身体会最能消除彼此的误解,最能树立客观的认知印象,也是改善两国交往现状的最佳捷径,这对中国人民如此,对日本国民了解中国也是如此。

  在访谈中,尾形武寿理事长形象地表示,中日交流就应该像在日常生活中交朋友那样,如果只停留在交换一下名片这个层次,那谈不上是在交朋友,只有双方坐下来喝一杯坦承相谈且“日久生情”,那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交朋友。

  的确,因工作关系常年有机会接触中日产业界的日本问题专家陈言通过亲身经历表示,在他的采访对象中,有不少人士都会提及自己与日本的“因缘际会”,其中也不乏是通过笹川日中友好基金而与日本结下缘的,从中不难看出基金所做工作的实际效用。不过,在陈言看来,基金还需要拓展交流领域,如策划中日两国的“职人文化”的交流、中日初高中教师间的交流等。

  借助书籍这一文化媒介促进两国间的相互认知,占据了笹川日中友好基金对华业务的重要比重。

  从1999年开始,日本财团经由下属团体“日本科学协会”对中国大学实施图书赠送项目,丰富了大学图书馆日文书籍的馆藏。据尾形武寿理事长介绍,至今所赠图书册数已达300万册,数量足已抵得上日本的一座图书馆。

  为了让中国人更多地了解现当代的日本,从2009年,基金又启动了另一项书籍 “在华翻译·出版日本书籍”的项目,这些书籍涉及日本经济、文化、历史等方方面面,为中国人了解日本打开了另一扇门。

  针对基金开展的书籍出版活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赵刚表示,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曾经通过书籍将汉字、汉文、汉籍等介绍到了日本,使得中华文明至今还影响着日本。而今,通过编译日本的书籍,可以让日本先进的文化走进中国。赵刚认为,通过书籍这一文化媒介促进中日两国的认识与了解不仅仅是历史,也是发生在当下的事。不过,在赵刚看来,中日两国当下的书籍出版存在严重的不平衡性。他介绍说,只要进入中国的书店,可以看到很多介绍日本先进经验的书籍,而日本书店里满是“抹黑中国”的书籍,这种不平衡的现象是无助于两国国民形成客观的相互认知,希望基金今后能在引进中国当代先进文化书籍方面能发挥力量。

  同样,在两国民众认知对方的意愿积极性方面也存在严重的不平衡性。中方嘉宾通过来往两国的实际经验得出,日本民众特别是日本年轻一代对华认识的动力不足,存在“不想”“不屑”认识中国的倾向。相反,中国年轻人单单因为喜欢日本动漫、歌曲、影视作品等而最终选择了学习日语、了解日本的人为数不少,如果加上在华日企供职的2、3千万中方雇员,中国显在的和潜在的“日本迷”基数远远大于日本。如何扭转两国民间交往的这种不均衡现象,也是摆在基金以及两国有识之士面前的课题。

  访谈期间,尾形武寿理事长与中方嘉宾话题涉及多方面,双方嘉宾谈吐间无不透露出中日民间交流需要持续下去的紧迫性和使命感。在中方专家看来,对于已经取得斐然成就的基金会来讲,要迎接民间交流的新高峰,既需要拓宽交流的层次和领域,更需要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都投入到交往洪流当中。如果有一天果真能出现这一局面,两国各个层面的交流也或将迎来赞新的一页。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